当前位置:首页 >北有窦娥冤 南有西瓜园

北有窦娥冤 南有西瓜园

作者:曾应枫 添加时间:2007.8.3 来源:《俗话广州》

      广州日报集团坐落在广州闹市中心的人民中路,老广州人都称那里叫「西瓜园」,为什么?这里有一个离奇的故事。
  从前,有一个人叫郭顺,这人好吃懒做,嫖赌饮荡吹样样都有。他是理髪的,却常常把顾客的头皮刮破,有时连人家的眉毛也剃掉,弄得谁也不愿意再光顾他,所以他很穷,还时常挨饿。
  有一年春节前夕,别的理髪师傅都忙得不可开交,郭顺却闲得发慌,正发愁着这个年怎么过。这时,来了一个农夫打扮的人,他肩上扛着一大袋东西,在郭顺的理髪寮旁边小心翼翼地放下,说要理个髪。郭顺一边给来人理髪,一边盯着那个鼓囊囊的布袋,心想:「这是什么玩意呢?莫非是银元?」郭顺装着不小心踢了一下那布袋,发出「咣」的一下声音。农夫吓了一跳,更加小心翼翼地把那布袋放在碰不着的角落。
  郭顺一看,更加觉得他的判断没错,不是银元用得着这样照管?肯定是乡下佬拿着银元入省城办年货了。如果我将银元弄到手,不就可以过一个肥年了!郭顺顿时起了谋财害命之心。他见四处没人,乘农夫闭目之际,用剃刀往他脖子上一割,可怜这农夫就这样一命呜呼了。
  郭顺解开布袋一看,目瞪口呆,袋里哪是什么银元,不过是拜神用的瓦灯盏。原来这个农夫入城探亲,乡亲们托他买些灯盏回去,他生怕打碎了,所以一路上非常小心,怎知却招来杀身之祸。郭顺这下可惊慌了,杀人是要塡命的呀,他匆匆忙忙地在理髪寮后挖了个坑,把尸首连同灯盏一齐埋在坑里。
  塡土时,郭顺的心在打鼓,这个农夫肯定死不瞑目,就怕他的冤魂找我报仇,我不如安慰一下这个亡灵吧。于是,郭顺在一块瓦片上,用手指蘸着地上的血,写了几行字:「你又错时我又错,灯盏何必用肩托?若要报仇时,除非马生角。」
  郭顺想,马是不能生角的,死者就不要指望报仇了。于是他将这瓦片放在尸体上,盖上土后,溜之大吉。
  过了几年,这块荒地上长出一棵茂盛的西瓜,还结了五个硕大的西瓜。
  这一年,广州来了个知府姓骆名秉章。一个大暑天时,他微服出巡,路经这块荒地,正是汗流浃背,看见前面有间寮子,便叫随从前去讨水喝。怎知这寮子已经荒废,知府正在失望时,忽见寮后布满瓦砾的地上孤零零地长着一个大西瓜。知府想,附近没有人,这西瓜是无主之物,不如摘来解渴吧。
  当随从切开西瓜,却惊叫一声,祇见里面流出的是一汪鲜血。知府想,莫非这有冤情?便吩咐随从搜索。结果一搜,就挖出了那瓦片、灯盏和一具尸骨。知府琢磨着瓦片上那两句话:「若要报仇时,除非马生角。」本官姓骆,马字旁加个各,广州话角与各同音,莫非报仇的事就落到本官身上?身为父母官,一定要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。
  知府向附近百姓详细打听,不久便心中有数。马上行文,通缉捉拿凶手。
  郭顺杀了人后,逃回家乡避难。几年后,他见没什么动静,又到了广州,在赌场上打杂。有一天,他赢了很多钱,正在高兴之际,知府的人马到,将郭顺捉拿归案,原来那是输了钱的赌徒到衙门报案领赏。
  郭顺一看那瓦片,便魂飞魄散,证据确凿,不得不认罪,结果被判斩首示众。
  广州的百姓那说,农夫沉冤得雪,正好应了「马生角」这话。从此,人们便称这地方为「西瓜园」了。民国后,西瓜园成了一个空旷的广场。大革命时代的 1927年,广州市的一万多民众,包括赤卫队、教导团、警卫团的代表,集会在西瓜园广场,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「广东工家兵代表大会」。广州起义的领导人张太雷在此发表了演讲。
(责任编辑:讲古彭)
友情连接
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邮箱登陆
www.jianggu.cn 200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 广东说书网
粤ICP备0606547667号 Email:jianggu@jianggu.cn Power By 搜酷网络科技